大兴摔死女童嫌犯上诉 女友致信检方求情(3)

大兴摔死女童嫌犯上诉 女友致信检方求情(3)

喝酒未醉酒作案时清醒

根据上述六点,从案发过程、现场客观条件以及韩磊案发前后的行为举止精神状态来看,法官认为韩磊虽然案发前曾经饮酒,但尚未达到醉酒状态。

同时,根据经庭审质证确认的证据,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韩磊作为一个案发前后意识均处于清醒状态而且对于案发经过、争执细节等有清晰记忆的成年人,突然在举起并摔下孩子的约2秒钟关键时间内丧失辨认能力的事实。

因此法官认为,韩磊关于其不知道车内是孩子的辩解,明显有违社会公众一般经验常识,且与在案证据反映出的韩磊的精神状态及主观心态不相符。

此外,法官还指出,此案开庭时,韩磊的律师提出了两个反证观点。其一是韩磊由于醉酒导致辨认控制能力受损,刑事责任能力降低;其二是韩磊将李某打倒时被带倒在地,其突然起身时可能出现体位性低血压的症状,导致其视力模糊。

对此,法官认为,无论是从韩磊案发前后的行为表现来看,还是其他证人对韩磊状态的描述,均可以证明韩磊当时并不存在醉酒状态,且醉酒本身也不是阻却犯罪构成的事由或从轻处罚情节。

至于体位性低血压的问题,一方面,该症状仅是韩磊辩护人的主观推测,并无任何证据支持,另一方面,根据一般医学常识,出现体位性低血压时,除视力模糊外,还有头晕及行动能力受限等伴发症状,而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看到,韩磊在起身后迅速准确地绕至婴儿车前实施了将孙某某抓起高举过头后猛摔在地的行为,整个行为过程动作连贯、攻击性强、力度大,这种行为过程本身也不符合体位性低血压的症状表现。

admin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