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在乡下的日子

怀念在乡下的日子

原创 谢淑君

在城市打拼,难得回趟乡下,一年也就两三回,与父亲更多地是用电话嘘寒问暖。回一次老家,什么也不去做,什么也不去想,懒懒散散地在家与父亲乐着清静几天。生活节奏与父亲很合拍,早睡早起。每天清晨和父亲一道漫步在乡村的四周。

早晨村庄到处还静悄悄的,家家户户的房门还紧闭着,温煦的阳光泼洒大地,温暖笼罩着全身,屋前的田野寂寂,似乎还沉睡着不愿醒来。田沟里的水涓涓细流着,电线杆上不知哪只小鸟亮开了歌喉,叽叽喳喳的声音霎时组成一组奇妙的乐曲。

我们沿着公路一直慢悠悠地走着,被路边的一畦菜地吸引着,几十株黄澄澄的油菜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金黄金黄的,仿佛镀了一层金似的,招蜂引蝶。微风袭来,摇头晃脑扭动着身躯,像是在晨练跳舞呢。

我让父亲停下脚步,独自走下菜园,俯下身细细端详着,每朵都好看,每朵却又不一样,忍不住掏出手机,想将当下的美定格在手机里带回城里。可它们哪会乖乖地让你拍呢,时而摇左边,时而晃右边,忽而仰起头,忽而低下头。一群蜜蜂也真够累的,嗡嗡地来回不停地追逐着花朵,艰难地采它的蜜。

金灿灿的油菜花一个劲地在微风中摇曳,婀娜多姿,蜜蜂在油菜花丛中尽情地飞舞,它们沉浸在祥和欢乐之中,看罢一时半会不愿停下来。

于是我又走到旁边那块菜地去,一畦菜地全是芥兰。开满了洁白无瑕的花朵,四个花瓣,黄色花蕊,其中紧挨着的二个花瓣上各长着一个小黑点,看上去活像一双小眼睛,鬼精灵了,整个花朵极像只蜷缩着的小白猫,我认为花蕊就是它的嘴巴。

它们静静地守护着这块土地,像农民一样朴实厚重,不显山不露水。尽管阳光清风也来寒暄,但它们只是礼貌地咧嘴微微笑。一切的白色,都是我的至爱,因为白色够低调沉稳。

父亲站在公路边上,见我还痴迷于这片菜畦,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他便自已继续往前走了。菜畦旁边那片荒草地,野草丛生,绿得让人羡慕,两头老牛低着头悠哉悠哉地吃着嫩草呢,偶尔抬起头来看看我,好像在说:“怎么又是你?”我微笑着不作声,友善地望着它们,不禁感叹,如今牛的命运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过去整日干农活的牛了。

父亲往回走来,见我还在菜地里,说可怜的城里人呀,一朵菜花让你流连忘返。父亲啊,对着一抹绿,一朵花,一片叶,一堆泥土,就是无缘由的欢喜。

离开菜地,和父亲继续往前走,我说往山那边走吧,山下有两口大鱼塘,池塘上边有很多菜地,父亲又中我的计了。通往池塘的是条小泥路,踩在脚下特别的舒坦。路边杂草丛生,野花一朵朵,露珠一串串。沿路的小水沟,沟水极清,日夜缓缓地流淌着,一些枯枝腐叶静卧沟里,与水相伴,形同手足。呦!还有小鱼呢,我惊讶道,手指大的鱼儿,互相追逐嬉戏,怎么会有鱼呢?我问父亲,父亲说可能下大雨后从鱼塘跑出来的。鱼儿也向往自由生活呀!

两口鱼塘紧挨着,寂静地卧在山脚下,山上的树林和山下的竹子静静地陪伴着鱼塘。鱼塘边草儿青青,鱼塘里的水,近看是绿的,绿波微漾,泛着绿光,可是从远处望去,它蓝蓝的很美。鱼塘像一块明净的镜面,十分安详地映出蓝天白云的秀姿。

我和父亲静静地立在鱼塘边,多么幽静啊,阳光泼洒在身上,暖洋洋地,脚下的青草静如处子,正沐浴着阳光呢,我贪婪地对父亲说,就差两张凳子了,慵懒地坐着晒太阳,赏这方青山绿水,清寂无人,多惬意啊。父亲浅笑不语。

想起父亲年轻时养鱼那些年,每天天还没亮,父亲就到鱼塘附近割草,把鱼喂饱,再开始一天的农活,父亲养的草鱼足足十几斤重,自己舍不得吃,换成钞票,供我们上学。而今父亲老了,不养鱼很久了,家里的那口鱼塘离家甚远,父亲挂念鱼塘的时候,他便来这里看看。

新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卷席全国各大城市,政府呼吁市民通通呆在家里,无事不得出门,往日喧嚣的城市霎时清寂无声,仿佛城里的空气都弥漫着病毒似的。弄得市民人心惶惶,心情沉重。

惯例三天二头打电话给父亲,问问老人家在乡下的这些天日子怎么过,有无受到疫情的影响。电话那头父亲笑着说,农村很安全,生活照常,每天出门散散步,晒晒太阳,看看田野,闻鸟语嗅花香。让呆在城里的我多么地羡慕。在当下最奢侈的生活莫过如此!

这一刻,我更加想念我的家乡!

admin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