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皇博手机版注册方式

扎根农村让人刮目相看的80后志愿者

王灵光们扎根在农村

王灵光们扎根在农村

天使志愿者们

天使志愿者们

郑州市志愿者30多万人,80后占了大多数。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80后的价值与付出。无论是在工作岗位上劳动、从事与岗位毫无关系的公益事业,还是自主创业,这群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我们的社会。

在农村

一群80后和他们的合作社

王灵光是河南农业大学作物栽培与耕作学2011级硕士研究生。

在上大二时,他就萌生了土地规模化经营的想法。经过创业培训和认真调研,2010年他到漯河郾城区成立农业合作社开始土地流转,两年多的时间里,合作社经营管理的土地面积从最初的200亩,发展到现在的1万亩,吸纳社员2000多户。

王灵光带着他的德行丰民种植专业合作社已走过三个年头。

王灵光说,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合作社的创业队伍已发展到35人,平均年龄不到25岁。

到目前,他的合作社自己流转和托管的土地面积已达1.8万多亩,合作社免费的高产技术推广和农业科技服务,已覆盖土地达5万多亩,辐射漯河、周口、南阳和开封4个市地。

温州2干部KTV互殴被免职 一方2根肋骨被打断

昨天,记者从温州瑞安市纪委、市委宣传部方面证实:瑞安仙降街道两名干部因在KTV互殴被免职。

两干部KTV互殴被免职

瑞安市委宣传部有关科室负责人介绍,具体消息已经在瑞安网上公布。随后,记者在瑞安网上看到一则9月9日发布的有关仙降街道干部被免职的消息。

该题为《瑞安仙降街道两干部在娱乐场所互殴被免职》的消息称:9月5日晚,仙降街道两名干部在瑞安城区某KTV包厢互殴,造成恶劣影响,严重损害了党员干部形象。9月9日上午,瑞安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免去徐某某的仙降街道党工委委员职务,责成仙降街道免去叶某某的党政办主任职务。给予仙降街道党工委书记金某某诫勉谈话。瑞安市委要求全市党员干部要引以为戒,严格遵守党风廉政建设有关规定,自觉维护党员干部形象。

事发相关细节未公布

在瑞安市中医院9楼骨伤科,记者见到了叶某某。叶某某承认有肢体接触,但称自己没什么大碍。不过,记者随后在医院出具的一份报告单中看到如下信息——病史及临床检查:外伤致左胸部疼痛1天;临床诊断左第5、6肋骨骨折。会诊日期为9月6日。另外,叶某某还预约了9月9日上午9时的彩超,检查部位是肝胆脾胰双肾。

随后,记者拨打另外当事一方徐某某电话,对方未接,记者又通过短信确认。约3分钟后,对方短信回复称,自己连叶某某的身体都没有接触到,“何来伤他?”

当事一方说有肢体接触,另一方说没有;而官方公布的消息称是“互殴”。具体情况到底如何?昨天,记者就此联系瑞安市纪委、市委宣传部,对方均未透露细节。

纪委称没有发现公款消费

关于网帖所质疑的是否为公款消费,瑞安市纪委相关人员称,调查中没有发现公款消费的情况。但对于谁埋单,对方称不知道。

新野男子因患病被锁电杆12年 “坚强妈”不离不弃(2)

沉重负担考验“坚强妈”

刘俊兰无疑是崔家最忙的人。一日三餐做好后,刘俊兰首先招呼71岁的老伴崔分龙吃。2011年,崔分龙遭遇车祸,腿部骨折,肾脏受损,手术后行动一直不便。去年,崔分龙又突发脑溢血,落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生活也不能自理了,只能靠刘俊兰照料。

崔冬奇尽管整天被铁链锁着,但仍然最让刘俊兰费神。每次吃饭的时候,刘俊兰都要趁崔冬奇不备,悄悄把一个盛了饭菜的铁盆放到崔冬奇旁边,等儿子用手抓着吃完后,再悄悄把铁盆收回来。虽然处处陪着小心,但一只眼失明的刘俊兰眼神不好,稍不留意就会遭儿子的“毒手”,好几次被儿子抓伤了脸部和脖子。

除了照顾丈夫和大儿子,刘俊兰每天还要照料7岁的孙女和5岁的孙子,小儿子夫妇外出打工后,把他俩留给了母亲。

刘俊兰说,最初,她还独自种着3亩多责任田,自去年患了脑血栓后,不得给租给了邻居,即使这样,照料家人的负担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有人劝他“把疯儿子领个地方扔掉算了”,但刘俊兰坚决反对:咋能放到外面祸害别人?我是他妈,就当他是个小孩养着吧!

陕医生举报副县长公款出游 出门戴钢盔防身(4)

举报人的住所被包围,有人踹门

之后,柯尊年再次去西安寻找媒体曝光监督此事。

其间,罗尔平给他打电话。录音显示,罗尔平称自己是来西安办事,顺带又给他带了10万元活动。但柯尊年以之前的10万元还没有送出为由拒绝了罗尔平。

此后,柯尊年又给孙启斌检察长打电话告知了此事,并希望他能赶来西安一趟。8月26日,罗尔平找到柯尊年送钱,柯尊年同样进行了录像。

录像中,柯尊年表示最近钱不好送,“新快报的刘虎都被抓了,没人敢要”。录像显示,当天21时35分,罗尔平从身边的挎包中拿出了一沓100元的纸币,说“再拿1万,该花的花”。

孙启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检察机关收到10万元和1万元现金是事实,相关的录音录像柯尊年也都已经上交,真实性还在核查。

“这些钱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在调查。”孙启斌说,“另外,即使这些钱真的是开发商给的,定性上可能也存在一些问题,因为他是边举报边收钱,我们宁陕检察院以前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问题。”

当天,孙启斌也来到西安,柯尊年将这1万元交给了孙启斌。

在西安,被多家媒体拒绝之后,9月初,终于有一家媒体派出记者前往宁陕进行了调查。但9月25日,前往宁陕的记者告诉柯尊年,稿子因故不能见报。当天,网上开始出现叶庆春出国旅游的相关材料和柯尊年的电话。

网络举报似乎起了作用。9月26日,柯尊年收到孙启斌短信,“有急事,请回电”。当天,柯尊年从西安赶回宁陕,接受了检察院的调查。同一时间,罗尔平也接受了调查,并看到了柯尊年偷偷拍摄的会面录像。

一切终于摊牌,柯尊年说,9月29日23时左右,罗尔平带人围住了柯尊年的家,先是谩骂,继而踹门。“两辆车,一辆是罗尔平的座驾,一辆是面包车,后面还有几个小年轻骑着摩托。”

报警并联系纪委、检察院之后,县纪委书记邝贤君、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孙启斌带队驱散了人群。但是他们离开后,又有不明身份的人回来堵在楼下,警察来则离开,如此反复。

第二天7时,是警察带着柯尊年的两个孩子一起上的学。柯尊年则一直等到9时门口没人才敢出去。

当天,柯尊年夫妇花了近5000元在楼梯口和家里分别安装了4个摄像头,柯尊年又给自己买了一件新武器——擀面杖。至此,每天出门,柯尊年都会带上钢盔和擀面杖。

柯尊年现在开始有些后悔卷进来,他觉得在一个小县城“实名举报”压力确实太大,“本来也没想实名的,最后走到这一步。”

孙启斌检察长不认同柯尊年私下去找媒体的行为,“事情需要调查,不能听柯尊年说什么就是什么。当然,有一点是确定的,柯尊年作为公民进行监督的行为应该受到保护。”

第一次见到老柯的时候,他戴着钢盔,拿着擀面杖,在小城往来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兀。

人们喜欢叫柯尊年老柯。老柯在这座小城里是半个名人,跟西安的很多记者都打过交道。

然而,他的生活却一团糟。“他这个人,做父亲一点都不称职,做丈夫太失败!”妻子石教琴毫不避讳地这样评价着老柯。

她示意记者看看家里的环境,“你看都是啥样子”。在这个10平方米左右的客厅里,沙发和茶几几乎占了一半的地方,由于空间逼仄,物件摆不过来,显得很乱,连椅子都是小圆凳。

客厅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块电子显示屏。里面有4块方格,每一块都对应着一个实时监控的场景。今年9月29日,在遭受一次多人上门威胁后,老柯买回来监控设备,把家的周围都监控了起来。他家里还有个高倍望远镜,花900多元买的,可随时观察远处的情况。

摄像头、望远镜,再加上老柯出门就戴着的钢盔和擀面杖,这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民间反腐人,成了当地人口中的一个“异类”。

“既然要反腐,就不要怕被人看作异类,也不要怕被妖魔化。”老柯这样给自己打气。但石教琴接受不了,她觉得,每次出门,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大家都不把你当正常人看”。

宁陕县城很小,才1万来人,又是坐落在一个河谷里,整个县城才两三条主路,谁都熟,这更让石教琴感觉“没脸见人”。老柯举报副县长后,她干脆把工作辞了,整天待在家里,就是因为受不了出门的压力。

石教琴是老柯的第三任妻子。柯的第一任妻子在孩子才4个月大时病故,第二任妻子在两人结合了四五年后离开。“她就是受不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主动要求离婚的。”石教琴说。

2003年,实名举报时任宁陕县县委书记,是这位民间反腐人士的第一个反腐动作。当时,丈母娘家遭受了洪灾,他却在北京举报。

石教琴是2006年看病时认识老柯的,“那时候,感觉他是个实在人,工作特别用心。作为医生,他的业务能力和责任心没得说。”

但婚后没多久,这个“实在人”就开始让她担惊受怕起来。“好几次,不声不响地就消失了,也不告诉我去了哪儿,好几天连人影都见不着,你打电话,他要么关机,要么就说别问。”

石教琴渐渐从旁人口中得知,丈夫一直在进行各种举报,而且,举报对象都是宁陕本地的官员。

网络上也能检索出,自从2003年举报县委书记后,老柯又陆续举报了10多件事,如2003年宁陕洪灾是天灾更是人祸、中国农业银行宁陕县支行客服部经理拒交停车费并殴打收费员、宁陕水利局局长发暧昧短信等,不仅进入媒体视野,有的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栏目。

“几乎每次我都是实名举报,因为实名举报一是说明我证据扎实,二是实名举报有规定要给回应。”老柯说。

实名举报,在石教琴看来,意味着更大的风险。“不务正业也就算了,在我们这个小地方,还经常实名举报当地官员,这不是自找麻烦吗?”石教琴说。

她说,在亲友眼中,老柯是很正直的一个人,但是很傻,举报并没有给家里带来任何收益。“老有人来说情,送礼,老柯说,千万不能开门,一开门就完了,就会被当作敲诈勒索政府带走。所以,我们家的大门从来都锁着。有时候,送礼的人把礼物放在楼下的修理店里,我们碰都不会去碰一下。”

石教琴说,为了反腐,老柯经常去西安甚至北京,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家里人都不理解。“他的老父亲也骂他,甚至一度跟他断绝了来往,我也经常劝他,有一阵子,他说他以后再也不参与这种事情了,但是一有事情了,还是去了。”

现在,一家4口人还挤在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如果正正经经做事,我们家不至于这样。”

这次实名举报宁陕县副县长叶庆春公款出国旅游后,石教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甚至想到了离婚。“有时候我觉得他挺可怜的,一天忙忙叨叨的,连饭都吃不上,经常一天才吃一顿饭,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啊?这反腐是国家的事,你一个普通人能做得了吗?你做这事要搭上全家,你值得吗?”

35年照顾患病致智残儿子 85岁老人用母爱创造奇迹

罗长姐,女,土家族,1928年9月生,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湾潭镇九门村村民。

35年来,罗长姐精心照料在部队执行任务时不幸患上乙型脑膜炎、严重智残、按政策应由政府抚养的儿子。虽然充满艰辛,甚至被儿子打瞎一只眼睛,但她始终无怨无悔,悉心照料。

“儿子是立了军功的军人,我是军人的母亲。绝不能给国家和部队添麻烦,给儿子脸上抹黑。”1978年,家住鄂西深山中的罗长姐,接回执行特殊任务时突发意外精神失常的儿子,悉心照料至今。35年来,为照顾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每天都要发病的儿子,罗长姐的脸无数次被抓破,胳膊和手被咬伤,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一次,她帮儿子洗澡,儿子突然一拳挥来,把她的右眼珠打了出来,她失去了右眼。每年,她都将家里的口粮卖掉一半,领着其他孩子拔野菜、挖葛根填肚子,攒钱买儿子喜欢吃的大米。她买来铰剪和剃刀,每月给儿子理发,儿子不听话,她为之理一次发短则三四天,最长的一次用了七天。

为了顺应儿子在部队养成的习惯,罗长姐在吊脚楼住房周围建起一米多高的木栅栏,修了一条环形走道,带着儿子跑步“训练”。由于儿子对军队生活记忆深刻,吃饭喝水一定要用部队的搪瓷碗。罗长姐翻山越岭,到处寻找、购买类似部队发的搪瓷碗。至今,儿子摔坏了100多个搪瓷碗、折断了1万多双竹筷。罗长姐不让医生给儿子注射镇静剂,也不让家人用铁链锁住儿子,儿子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全天候照料儿子吃喝拉撒睡。曾有医生预言,罗长姐的儿子活不过40岁,但是她用母爱创造了奇迹,今年罗长姐85岁,她62岁的儿子身子骨依然硬朗。

罗长姐先是送弟弟入伍,接着送儿子入伍。73岁那年,她又送孙子参军。每天不管多忙,她都把家里门楣上方的“光荣军属”牌和儿子的军帽、军功章认真擦拭、整理一遍。她说:“当兵是保卫祖国,是最光荣的事!”以罗长姐为原型的电影剧本《天下娘心》已获国家广电总局同意,将于近期进行拍摄。

罗长姐荣获全国双拥模范个人、湖北省“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

编后:母爱深似海。这是一段漫长而艰辛的日子,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第四届道德模范候选人罗长姐几十年如一日悉心照料因公伤残的儿子,始终无怨无悔、不离不弃。这位一辈子生活在鄂西山区的普通母亲,把毕生心血倾注给儿子,这份母爱感天动地、令人动容。

网友曝延安人雪中吃筵席:用生命吃“八碗“

昨天(2月5日)网友“刘光州V”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在延安吃“八碗”(当地对筵席的称呼)的照片,照片上,人们围坐在院子里吃酒席,头上、饭桌上都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雪。这条微博引起众多网友围观,许多网友表示很神奇地“被戳中笑点”。

网友们也纷纷为此图做“神配词”,网友“像疯一样的后生”转发图片评论:延安人民用生命在吃八碗!也有许多网友将此图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并配台词:此刻心情太复杂。

在陕北,红白两事都要坐席,又叫吃八碗。网友“陕西快乐钱包”对原微博中的“八大碗”(筵席)做出了详细的解释:陕北的八碗有软八碗和硬八碗之分,其中软八碗就是指有四碗荤菜和四碗素菜,而硬八碗则是八碗荤菜,其中包括酥鸡、丸子、炖羊肉、烧肉等。